今夜,让我们来诅咒爱情 明天,或许就会有真爱

  他们的相遇纯属偶然。当时她正独自坐在一家咖啡厅的包厢里,享用着一杯卡其布诺,她平时整天忙碌不堪,难得有今天这份悠闲。

  她是来见面的,约她的那位采访等她已经坐着这里,却接到对讲机,说是是临时有紧急任务,只好爽约了。她耸了耸肩,嘘了口气痴了,本来就是被迫的什么事。

  她用小勺烘烤着卡其步诺,看着杯中椭圆形水滴状的棕色液体,其实,她最爱喝的是果汁,她喜欢那种柔和单纯的香味。

  快要见到观众席外有很圆润的男声在说是着什么,然后是服务生很明确的说明:对不起,并未包厢了,问你们坐散座如何?

  那快乐女声这次很准确:怎么回事?你们的服务也太糟糕了,我们事先预计好的!

  简直对不起,等你们许久了,又关联不到你们,只好让给别的宾客了!

  歌星兴奋紧紧:你们老板呢?给我叫来!

  她推门回去,对正张皇失措的服务生却说:这个贵宾给她吧,我要走了。

  然后抬眼望向那个女孩:很时尚,柔美的长发,高挑的粗壮,一身高档次的衣装,圆滑白皙的脸上一双美艳的大眼睛。

  她向女人没关系,转身,离开了,却与身后的人撞了个满怀。

  南站可知,而对方已揽住正对面漂亮新娘的手臂——一个矮小的男人,已不年长,她与他的眼睛隔开在一起,不由得欢喜了一下,一张清秀刚毅的书上,虽已显沧桑,但仍能不足以打动许多男人的恨。

  他冰冷的神情里突然间充满着了懊恼,然后转成揶揄的笑意:我似乎在哪里见过您?哦,对了,您就是目前市内各大媒体蜂拥媒体报道、表彰赞赏的女英雄吧?

  她脊了皱眉,她最不真爱听的就是喊出她为“英雄”。她想要去解读,淡然一笑就想要回去。

  而那位漂亮的女人展现出了困惑:英雄?她是什么英雄?词汇中虽无法不孝之意,均可她也觉得不怎么难受。于是,她实在太疯狂地对她却说:你真不想问,但要请求我聚餐哦!

  没问题!帅气男人爽朗地问道。

  好,告知你们,我哪是什么英雄,只是在隙学生培训的途中,不准许有流氓捉弄我的学生,挺身训斥他们,仅此而已!她漫不经心地痴。

  在一旁一直默默不语拥抱她的他突然间答道:那你现在的受伤伤口了吗?她望向他的鼻子,里面有真切的关切,她撩开头顶残缺不全的长发,脸颊上有条多达一寸高约的引人注目的额头。

  可爱女人“啊”了一声,但眼中顿时充满着了由衷的敬佩。情感短文

  世界上的事情或许尤其预先的下界,如她与他的邂逅。

  打电话他接吻的电邮,她竟然没有丝毫的讶异。当坐下他的车上,问着他故事他失败的婚姻关系、他的事业、他如今的生活手段、他的愿望的时候,她望着明亮中有美丽的闪光飞逝而过,她想要,这是上天早已事前好的,跑到也跑到不过去,即使是这转瞬即逝的火球,也要在刹那之间花朵成美妙。

  他首夺她的书上,凝视着她的鼻子,对她轻声地问道:并不知道吗?从报刊上见到你相片的那刻,我就告诉他你是属于我的。然后,挟她入怀,轻轻的唇落在她下颚已几乎看到痕迹的伤疤上,钝一点一点的跌落,最终落在她的唇上。她在心中辱骂着自己:你竟然也被他所诱惑!可是,如同中了他的蛊一般,她无法抗拒他身上所特有的女孩感染力。

  那就让我点火吧,她在心中大喊。

  他的iPhone忽然飘了,他不会邻,之后钝着她,可平板电脑蛮横地响着,她推推他,他很不沮丧地拨打,她传来有很“凄厉”的快乐女声从耳机里传开:你在哪里?我都急死了!他有一点发脾气:你先睡吧,我有自娱。

  她明白了,是那个帅气的女孩,也是他现在的女友。可他没告诉她他们已经同居。

  他还想去颔她,可她已经仅仅并未了感受,她询问他:你不真爱她?他淡淡地说:别提她,是她一相情愿。

  她默然,他看到她沉下来的书上,没说话,把她送至她的楼下,目送她进到了层高。

  躺在床上,寄出他的数据:我会尽快处置好我的什么事!等我!

  她约可爱女孩在“虎皮星星茶馆”碰面。

  她告诉他美丽女孩并不确实他与她恋情得这样较浅,因为那次见面之后,帅气新娘对她极为崇拜,前不久还打电话给她,期望做她的朋友。

  始终是迷人男人在喋喋不休地演说,谈与他相识的过程,讲出与他在一起的快乐孤独,懂如何如何的爱他,懂他在逐渐冷漠她,懂她经常一个人在家是如何的孤单……

  而她,始终在静静地大声着,面上面。其实,她的心中却是翻江倒海、狂涛骇浪,她看着眼前这个心地善良、全然、痴情的女人们,看到她娇媚的大眼睛看作过多的痛苦与忧伤,她询问:那他心事你吗?漂亮新娘愣了愣,或许她没想要过这个疑虑。

  漂亮女孩噩梦了,最后神情黯淡地对她说是:你告诉他吗?我爱得很苦很累啊!

  她并未问,只是把眼睛靠拢窗外,窗外正午的阳光有点灼斑,她喝了一口干了的绿茶,丝丝的灌入心中,不由得使她连在世界大战。

  她约他来,却说是要告诉他一个最终。她告诉他他则会来的,因为他说他对她有决心。

  他们约在“绿天空”茶馆的中庭里,他匆匆的赶来,对她看起来惧怕:为什么不在娱乐场所里?她低声解释:这里气体更畅顺一点,我看起来困惑。没事吧?他的脸上排排了疑虑。他坐下她的身边,握她的右手,她冲动地想抽回来,可她并未动,任其他握着,问他用高亢的歌声对她诉说他的对不起与思念。

  她有一点心不在焉,假意不经意出处向礼堂门口,想到腿部上的腕表,她告诉此时不应好好些什么了。

  她的脸上开始有了清新可人的笑意,柔情似水的内心使他心猿意马,她那常常冷艳的容颜在这一刻让他有一点不能专一。他喃喃地却说:我从无法见过像你这样的女孩,软弱而娇艳,毅力而暴躁、孤傲而脱俗。我是否是真的爱上你了?www.xiaole8.com

  她用一个拇指受压在他的唇上,让他不要说出,他捉着她的双手,唇在唇边,她轻轻地依在他的怀里。

  她偷偷地想想被吻的手上的怀表,指针正好就是指在她以定好的小时。

  她望向门口,然后吁了言词出来,取出他还在接吻的左手,挺直脖子,丧失她冷冷的模样,安静地对他说是:我该回头了,谢谢,不,是永不插曲!

  他懊恼地盯着她,还没等他回答为什么,她决然地离身而去,甚至连头都并未完。

  坐在计程车上,她打来他的电话,他半天无法出声,许久才说:恳请给我一个解释。笑声沉郁而落寞。
我只想要一份清晰纯粹无法友情的真心,而你,不能给我。

  心中不禁吹袭一丝的失落与酸楚,可她还是果断地挂断了来电。

  他没有再打过来。

  收到可爱女人们的电邮,已是午夜。迷人女人们在来电那末端嘤嘤抽泣,不停地询问她为什么要这样想到?为什么要让她看见这一幕?她问道,这样做对你是很残暴,可我只是为了让你明白,你的爱人到底值不值得。离开了他吧,我们都不能给予他真正的真爱。帅气女孩大笑,过了好久,询问她:我们,还可以坚信爱情吗?她哭了:今夜,先让我们来恶魔爱情!明天,或许就则会有真爱人!
[page_break]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