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爱焐热“低温婚姻”


  
  那天放学出门,我心里非常重生。
  
  就在刚才,政府部门几个女同事玩游戏了一个迷你游戏,该游戏细节是给老公飞轮“我爱你”的短信,想到对方有什么反应?如果对方不理,于隔年三分钟再配一条,以此类推。
  
  测试结果很快出来了,她们都收到了失望的完全恢复。唯有我屡屡配了三条,老公嘉明那边都静悄悄的,没一点谣言。
  
  我外层酒醉嘻嘻哈哈毫不在乎的看上去,其实内心深处,有些伤势。
  
  我到家的时候,嘉明正倚在沙发上看电视。那是一档电视节目鉴宝电视节目,他看得津津有味。看不到我回来了,他弄了我一眼,然后再次侧重地盯着电视台。
  
  “给你发短信,怎么不完全恢复?”我带着精,颇有些兴师问罪的味道。
  
  “唔,”嘉明脚也不吊,漫不经心地问道:“我告诉了。”
  
  我忽然有些爱慕电视。最近,嘉明每天守着它的时间远远将近我。他每天对着它大笑,对着它趣,把大把大把的小时都给了它,而跟我演讲的一段时间却越来越少。
  
  心里的凉意就像秋天的风,冷冷地涌上心头。我气呼呼地说是:“回去个短信能累死啊?盘子摇那么大,让我在朋友面前丢人。你想想别人家的女孩哪像你这样?!”
  
  嘉明正看在兴头上,被我一叫醒,也来了气,攻击却说:“你看谁好,就去跟谁过吧。天天这么多事!”
  
  接下来才对一场独立战争,互相伤害的言语斧头在家里“嗖嗖”乱飞。
  
  争吵过后,我留在房间,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我忧伤地想,人都说婚姻关系“七年之痒”,可我和嘉明订婚才五年,以往的恋人和真爱就已经消逝了。结婚后,为了攒钱租房,我们要父母的构想一再延后。哪告诉他屋子、父母还没,彼此的内心却一天天地淡下来了。尤其是最近,嘉明离开家只知看电视,也不跟我多说出,偶尔却说两句,又话不投机。这以后的那一天可怎么过啊?
  
  接下来的那一天,我和嘉明陷入了超级大国。用餐时,彼此冷热着脸上,也不交流。睡觉时,我把他的挑出来扔到一边,不再给他烘干熨好。晚上,我在书房APP,他在厨房看电视,我和他转成了生活在同一个细细的男人。
  
  我却说我的伴侣到底哪里出新了问题,并未大的矛盾,但彼此在一起,那种凝滞的气体却无处不在,让人憋闷得痛不过气来。
  
  嘉明看不见并不会意识到我们的婚姻关系正面对室温状况。上班后,他依然迷上电视台,看累了就在沙发上沉沉睡去,呼唤了就再接着看。有天晚上,他又躺在沙发上躺在了。半夜里下了暴雨,西风吹进来,室内再配了些许寒意,我担心他受凉咳嗽,拿桌子给他盖上。
  
  坐在他身边,望着醒来的他,我不禁悲从中来。这还是我曾经挚爱的人吗?为什么如今的他是这样冷漠?
  
  那晚,我一直在只想,这婚姻“升高”的状况到底是什么呢?是不是嘉明有了婚外恋,所以才对我爱搭不能容忍?
  
  告诉他这里,我的尊严陡地紧张起来。显然,我以后一定要多沙提醒他的去向,看看能只能找到蛛丝马迹。
  
  二
  
  我倒数判读了几天,也没有发掘出嘉明有什么变化。早上他穿着高雅地按时下班,下午按时回来,吃过饭也不出去,就是在家看电视。
  
  有天,我的判读终于有了进展,我终于发现了嘉明并不相同以往的之外。
  
  那天领袖给我分配了一个专访特殊任务,去一家感恩中小企业记者。我拿着访问本坐下上有轨电车赶往专访区域内。正是秋天,街道上的栾树正途经满树金黄的兰花,大风来,细碎的花瓣纷纷飘落,我躺在车上观赏着窗外的风景。就在公交线路经过路口,等闪电侠的时候,我忽然辨认出嘉明正就坐街心公园的天花板上看报社,看样子像在等什么人。
  
  我的精神立即高度集中。这上班时间,他坐着这里干什么?是不是要与人约会?卡车到了下一个站点,我赶快出站,刚才嘉明今天到底要想到什么?
  
  搭车往回走去,没走多远,就到了街心花园。我躲藏在在树后,悄悄地观察他。
  
  大约过了半个多天内,也从没过来跟他紧密联系。这时,不见他把报章放在了口袋里,然后径直向南走去。
  
  我悄悄地跟在他后面,亦步亦趋。
  
  回头了大约有一站地,嘉明起身进了轻工业博物馆。
  
  展览厅里人来人往,正门上的标语格外醒目,见上面写成着“秋季大型专才招聘会”。
  
  我心中的异议更大了,嘉明在装饰公司已拔了好多年的电气设计,他来这里认真什么?
  
  远远地望过去,嘉明的一句话又瘦又高,飘他走到人头攒动的招聘会场,从包里拿走一叠档案资料,沿着每个招聘台依次看过去,他最终在一家建筑风格的公司招聘桌前坐了下来,把手中的档案送来对方,然后概要地告知着什么。待他坐下留在,我有事跑到那家招聘台前,一眼就看见刚才嘉明递过去的数据,原来是贴有他录像的求职者简介!
  
  我顿时大吃一惊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嘉明低收入了?
  
  我赶回嘉明所在的装饰公司。飘宫门紧锁,人去屋空。旁边一家该公司的管理人员告诉我,装饰公司因为资金链折断,深陷歇业,从上周开始雇员就何不上下班了。
  
  原来,嘉明失业者了!原来这些天,他一直辛劳地在外面找工作,而我竟然丝毫却说。
  
  三
  
  生活里的嘉明是个工作狂,为此我曾多次责备。以前嘉明大声了,好像大笑我:“妈妈,不好好工作我们拿什么来租房?”一个工作狂并未了工作,我能想像到他的心里有多难过。我猜测这些天,他没告知我低收入的事情,一是不愿让我为他担忧;二是他个性里有大男子主义倾向,自尊心弱,爱面子,不希望让我看见他软弱的一面。
  
  而我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不仅不会给他更多的呵护,帮忙他渡过难关,反而是亦非针对,肆意疑心,缺少包容和温柔。忘记这里,我有些汗颜,婚姻关系浮现“低温”,我有很大职责。
  
  那天晚上出门回来,我做到了嘉明爱吃的蒜蓉蒸虾、鱼香茄子,熬了他喜欢喝的小米粥,他一到家,我这边的做饭就烤了。
  
  “香味怎么样?喜欢不最喜欢?”我问。
  
  “还不错。”
  
  “那就多吃掉点。”我痴,随手拿起他的碗,又给他再配上了鸡。
  
  嘉明有些懊恼地想想我,大概是好奇我今天怎么这样反常,并未给他冷脸。
  
  吃完饭,嘉明依旧是看电视,这次看的是短片《故宫博物院》。我在沙发上坐下来,陪他一起看。只看了一会,我就被片中那些金碧辉煌的建筑物吸引住了。
  
  我称赞电影拍片得好。嘉原话:“责备拍电影了两年呢。”
  
  那晚,我和嘉明在看电视说道了好多话里,这几乎是我们前几天说话的总和了。我有意识地跟他交流,让他自觉到家的温暖。果然,在我的希望下,我们的关联太大缓和,不再那么冷冰冰了。
  
  只是我一直无法问嘉明低收入的事情,我想要想到一个适合的机遇,跟他好好谈谈。
  
  那天不吃过早饭,我和嘉明回来野餐。
  
  墨红色的黑夜,一轮明月高悬,我们牵着手,边走边闲谈。
  
  嘉明笑问道:“好像又回到了我们的爱情光阴。”
  
  我问道:“嘉明,无论是告白还是婚姻,我都一直爱人着你,无论遇见什么困难,我都会和你在一起,永远支持你。”
  
  嘉明望着我疯,桔黄色的煤气灯下,他的神情涂了芙粉红色。
  
  我终于明白了他贫困的事情:“嘉明,你工作的事情我告诉了,别急,慢慢来。前一阵是我不好,不会多了解、安心你,脾气有些急燥,你要多相关联啊。”
  
  嘉明很懊恼:“原来你都并不知道了,我还想要等找出工作再说道你,不愿让你为我忧虑。其实这段时间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只溃在自己的坏情绪里,忽略了你的感受,对你爱护不够。”
  
  大声他这样问道,我几乎下坠啼来。我们的“低温婚姻关系”终于慢慢升高了。
  
  几天后,嘉明在一家设计公司发现了一份Rudolf的工作,薪金待遇也比较满意。
  
  我们都很高兴。周末那天,我俩在客厅忙了一上午,认真了一椅子佳肴来欢庆。在菜香和酒香里,望着嘉明的招牌,哭着CD里伸向出来的音乐,我的眼睛潮湿了。幸福和温暖的感觉到真好!
  
  要不想靠近“零下婚姻关系”,积极地牺牲爱人是很好的工具。我庆幸我们的伴侣在还没下滑到零下之前,能被对方及早知悉,然后用心事、协调和宽容焐冷了那寒意恐人的“环境温度婚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