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分是一件曼妙的事


  
  中山路上那家叫雅意的街边,进了不是三两年了,前后大约有十来年的好像。装潢古典风格典雅,淡雅,浪漫。乐曲似乎永远是筝琴之类,曼妙,乾坤。
  
  女主人叫汀兰,爱好穿西装,一年四季,旗袍不离身,冬天是疏松很厚的金属制品布料的衣著,短裙,拽地。夏天则是质地很薄纱绢之类织物的汉服,短袖,及膝。她把西装内侧了浓郁,开口了极致,毕竟,人们一写到那家叫雅意的茶室,就想起那家杂货店的女主人穿旗袍的人形。
  
  星期二着极其重要客人,她也都会亲自出场,演出一套功夫茶的拳术,但多数孤独,只要不回来,她都会安静地待在楼下,笑容浩淼如池中,越过玻璃,盯着窗外,一道玻璃窗分隔了两个世上,窗外是滚滚红尘,车上如水,人声颇受。窗内则是K-ON渺渺,清新幽静,满室清香。
  
  此刻,汀兰盯着窗外,内心里有一丝心碎,也有一丝盼望。
  
  墙上的计时对准六点正,一个陌生人如常地推开了雅意的二门,然后没有迟疑,径直走进汀兰坐得临窗的小几旁边,他向汀兰颔首献花,语音温和客气地答道她,我可以躺在这里吗?
  
  汀兰笑,问道当然可以,请随意。
  
  斯时,茶室里的片尾曲是一首埙曲《枉凝眉》,女人们说,曲是好曲,只是埙这种演奏者听多了,呜呜咽咽的,都会让人内心长成错综复杂和郁闷。汀兰整天却说,有道理,不过我就是有些偏爱这种调调。女孩问道最喜欢是好事儿,比如最喜欢的食用,不会因为喜欢就多吃到,吃多了不会胃疼,明白都一样。
  
  汀兰打量他,看面容,比她年青,不帅,但长相很周正,交谈信念而有分寸,而且是个慎重和不懂容忍的人。汀兰是干什么的?掀开茶楼的,十年间,阅人无数,一般一定会走眼。
  
  她答道女人们,你最喜欢喝什么茶?若上火了喝菊花茶,若消遣多喝乌龙茶,若是抽烟抽多了来杯薰衣草茶。女人却说,若想起一个人喝什么茶?汀兰想要了想要说是,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女人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流泪哭了,说自嘲的,我爱好喝普洱茶。
  
  那天,他们聊了很多,古典音乐,茶人,包括汀兰的英文名字。他问道,你这个取名和这间茶楼一样,雅致,不张扬,严肃处见奢靡,汀兰,北岸芷汀兰,我最喜欢这样的建筑风格。
  
  汀兰居然红了脸,三十几岁的新娘了,什么样的公共场合没法见过?什么样的女人没经过?汀兰居然因为他的几句话,红了脸。
  
  二
  
  隔天,汀兰见过朱迪,朱迪有些气咻咻地说,你这人真是,真不知道叫我说道你什么好,多大的人了,凡事还那么不靠谱,我给你简介的那个大杨说道,那天他临时有事儿,去晚了,见到你和一个陌生人在茶馆里相谈甚欢,也不能容忍他,所以他就回去了!要不要哪天,我再给你们约一次?
  
  汀兰拍了拍鼻子问道,天啊,六点拆成,那人要到推门进来,然后径直走到我的桌边,我以为他就是你给我解说的那个约会对象,所以忘了一会儿。
  
  朱迪说,你没长好像啊?你没就行了他是干什么的?叫什么名称?
  
  汀兰滚了台下问道,无法,什么都没问,我们只谈天了音乐和茶艺,别说,那人修养还真不赖,什么都懂一点,人也诙谐儒雅。
  
  朱迪忘了一口气,摇摇头说道,你还是改不了大小姐的粪麻木,你天天蒸的是茶叶,不是风花雪月,风花雪月能当拉面吃完?拜托你真实点好不好?我给你们再约一次,你们再相一次派,好不好?
  
  汀兰脖子摇得像拨浪鼓,不,极力不。
  
  朱迪问道,你癫了?男人靠得住吗?人家告诉你没多少钱?人家告诉你离过一次婚吗?你想象点吧!什么事都八字还没有一撇,就一厢情愿地掉进去了,到头来,还好的还是你自己。
  
  汀兰不吭声,她告诉他朱迪是为自己好,这么些年了,也只有她,一直在自己身边,为自己有意,如今,朱迪的宝宝都满地跑了,而她却又回到了未婚的小队。
  
  朱迪不见她不吭声,两眼冒火,说,汀兰,你问着,以后,我再也不管你的破事了,你不想偏爱谁就爱好谁,抱着风花雪月过一辈子吧!从来不再管你的斩妹子。
  
  从朱迪那儿出来,汀兰的心中罗睺几分伤心,因为那个人按时六点出现,因为那个人径直走到她旁坐下,因为他们的相谈甚欢,所以她想当然的以为,这个人就是来相亲的单纯,她高兴自己不会跟他要个人资料,没有他的任何的资讯。茫茫人海,再遇见,几率并不大。
  
  风吹一吹,汀兰有了几分睡眠中,这毕竟一见钟情吗,和一个男人?年纪一把了,居然还不会为一个女孩爱不释手,哪怕这爱不释手是些许的,是暂时的,她都很高兴,33岁了,还并未外公到致使,还有心事的战斗能力。她为自己这能力暗暗生出几分不快。
  
  三
  
  日子又来到了从前,并未波澜,没有盼望,像江河一样。
  
  那天,汀兰正在街边里补齐品茶,新买的上品品茶被新来的小服务生不轻轻耗损了,汀兰难过得不得了,她把小服务员训斥了几句,小服务员大哭双眼抹泪,她又有些不忍心,却说,明白那套器物多少钱吗?要你缴你也赔不起,不可或缺不是买不钱的原因,茶具也是有生命的,你不明白爱护它,它才会损。
  
  小护士不敢吭声,忘了,砚台就是一死物,还有生命呢,说得太倚了吧?想归只想,她却并不敢回言,看到汀兰脸色铁青,很吓人的人形,她甚至想要,无法真爱滋润的女孩,太安慰了。
  
  孔洞,惊醒外面有人喊,说,汀兰姊,是有人去找。
  
  汀兰脱身好心情,并转到外间,见到那个像幽一样的男人,躺在上次那张桌子前饮茶,一杯普洱,冒着袅袅的果香。
  
  猛然间见到那个女人们,汀兰有一瞬间脑子里一片空白,她告诉自己偏爱那个人身上的味道,一举手,一投足,甚至一个表情,也就是说祖辈,也就是说执着,相关联钱财。
  
  她走过去,男人看著她说是,我早就想来了,想念你的茶室,放了一下,他没关系,很做事地说,也想起你,可是我出差了,去了国外两个月,昨天才返。
  
  他很老实的说辞,让汀兰心中感恩,年纪大了,说好个恋爱,不偏爱打游击,胡乱猜测试探真的很累,何况也无法那个履武打和一屋。
  
  汀兰大笑艺了,却说,我还不告诉你叫什么名称?女人说道,我叫李冯,你要把这个取名镌在心里,以后别再忘了。
  
  四
  
  后来,汀兰才知道,李冯比她小四岁,在一家动漫公司做事,经常出国,不会婚史,收益相当可观。
  
  那天,他只是偶然直奔雅意,只是偶然去雅意小坐着,只是偶然兴起希望喝一杯茶,只是偶然遇上汀兰。
  
  谁告诉他,机缘就这样开始了,他讨厌上汀兰,爱好上汀兰古典极端的表象。
  
  本来第二天还想再去,不料人算不如天算,该公司派他巧遇,一回头几个月,把他心中的思念极度烘烤和衰减,回来后,他迫不及待地居然汀兰,他根本不知道,汀兰把他视作了外遇某类,正是感情离别无相赠两处。
  
  两个人真的开始闪电结婚,很多人不看淡他们,还包括朱迪,毕竟汀兰比李冯大4岁,4岁虽说不是一道不可逾越的语言障碍,但毕竟也是一个相当大的纳。
  
  等着他们离婚的人不快了,因为后来他们结婚了。等着他们分手的人,后来也满意了,因为他们后来有了小宝宝。
  
  婚后的汀兰,愈加温婉感叹,依旧穿西装,打理茶馆,生活过得风生水起。她的生活中多了一个叫李冯的女人,然后多了水罐和内衣。
  
  有时候,她坐下餐馆里,内心空茫地盯着窗外,窗外依旧是卡车如流水,合成器广受,红尘滚滚。窗内依旧是轻音渺渺,清新幽深,满室清香。
  
  缘份真是一件妙不可言的妹子,两个不交往的邻居,就那么转成了彼此心中最重要的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