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婚姻不等高

她衰了
  
  孙阳注意到,自从老公孙紫薇从外企的普通雇员,被重用为政府机构负责人后,就变异了。她的薪水一下子比他高达四倍,时尚、消费、小团体,以及脾气,也随之升级。
  
  就拿微信的帖子来说,孙紫薇的天涯社区常是高级狂欢、出国旅行、浪漫度假胜地的照片;而在高等院校研究机构上下班的孙阳,帖子则是“香味相投”的贤人们参加某个大会、在某新闻周刊刊出了某短文或是在哪个乡下踏青。
  
  孙紫薇常在孙阳耳边酸溜溜地责骂,他们的生活太无趣,没人感人、没法趣味,一年就回去度一次有假,还常常是周边地区。“我不想再这样过下去了。”责骂一通后,她总以这句话末尾。而孙阳常常一言不发,默默脱着手中的家务活
  
  他俩都来自农村居民,从初恋到订婚8年,从一无所有到现在的有房有车为,虽然房子是两会议室一官署,卡车价值也就10万元,而且都还有没还完了的贷款,但对孙阳来说,已是很保证。可孙紫薇从没符合过,“屋子太少了!”“车上太掉高至了!”
  
  这么多年,孙阳每个月就拿五六千元的亡工资,孙紫薇多少对他带着点“恨铁不成钢”的意为。比如,她不会小心翼翼地问道:“要是你薪金有一万元,我就风骨了。”对此,孙阳不是没有过“见解”,但他没跟孙紫薇顾及,是真是孙紫薇是真心他的,并非真的嫌弃他。
  
  比如,因为孙紫薇工作忙,家务活几乎由他全包,但下班回去,看见他无聊的身影,孙紫薇也会心痛:“老公,艰辛了!”时不时地,她还可能会买点小生日礼物送来他。这些激怒,让本来有些大男子主义的孙阳觉得,谁多干点家务活,都一样。
  
  可自从孙紫薇升职后,他实在一切都变了。
  
  他没毕竟的底气
  
  以前,孙紫薇注重俭约,每个月最多花一千元卖护肤、服装,现在至少消费五六千元,有时甚至较低逾一万元。孙阳看著心疼,却不敢说什么,毕竟,那些钱是孙紫薇自己赚取的,而且,孙紫薇每个月不会定期给他两千元作为家用。
  
  孙阳好像显现出,以前无论孙紫薇怎样责骂,还是则会小心翼翼,生怕伤到他的责任感。可现在,她肆无忌惮紧紧,脸上常常呈现出转售孙阳难以放弃的憎恶感觉。吃饭时,两个人夹菜的左手触碰了一下,她都会“哎呀”一声,快速夹住扬开。
  
  特别是那天一大早,孙阳寄出自己的论文刊出在业内权威月刊的通知后,欣喜若狂地去跟正在装扮的孙紫薇共享却遇挫。每次,他有创作刊登时,她都会为他欢呼雀跃,为他自豪。此次,孙紫薇却显然不屑一顾,还一把拉出那张通知单:“拿开点,别荡小花了我的玲珑,一会儿要去出席一个很最重要的宴会。”
  
  那一刻,孙阳特别受伤,他像个孩子,杵在他处,不知所措。从孙紫薇的神情中,他看不到了冷漠。他想要,他们之间,或许只仅剩相互忍受了。婚姻关系越是不共存,孙阳之前那收起的自尊心,越是一点点如毒素般增大。
  
  孙紫薇只想拿家庭利息再买一辆奔驰车,理由是每次和朋友、熟人过来,她的卡车差劲,抬不XX。孙阳没法同意,摇动败诉想小花点钱给自己的祖母种爪。这招来了孙紫薇:“种什么突,都七十多岁了,节省钱!”
  
  孙阳没跟她忍不住,但对此耿耿于怀。孙紫薇每个月挥霍那么多钱,却舍不得没钱给他女儿种驼。她冷酷的态度,便他心寒。可再细想,他又完了在乎的底气,谁让自己赚的钱财没她多呢。
  
  家,离他们越来越远
  
  孙紫薇越来越回来了,下班、应酬、巧遇,她与孙阳约会的良机少,学术交流就更谈不上了。
  
  而朝九晚五的孙阳,冷漠越来越不好,上下班昏昏沉沉,上下班一个人在家时,除了脱杂务,乃是看电视、玩电脑。问孙紫薇何时出门的短信,永远是石沉大海。他希望,孙紫薇就像脱缰的豹,已越来越不把这个妹夫只不过了。
  
  这天晚上,在校订床铺时,孙阳偶然发现,孙紫薇睡觉时的这头软垫下面,居然藏有尼古丁。那一刻,他对孙紫薇的不满超出了顶点。他和孙紫薇同年,35岁,多少很多学生的孩子们都打酱油了。前些年她一直以tu演艺事业为意图不愿意生,数一年明明同意了,却望着他吃完口服避孕药,怪不得一直没人怀上。
  
  他真的,这毫无关系欺骗的疑虑,而是真爱与不爱的原因。如果她爱人他,为什么会不不想给他养个孩子们呢。
  
  他满腔的愤慨、反感、伤心和无助,突然很只想看看与生俱来聊聊天。可平板电脑电话簿、微信帖子,甩了一圈,却不明白该找谁。恰在此时,一个嘟嘴的大眼帅气图案允诺加他微信。换掉做到之前,他早就删了,这一次,他却将对方加上,并闲谈了痛快。
  
  主动纳困惑异性的女人们,多半“没有那么正经”,孙阳不是看不透这点,可被苦闷冲昏头脑的他,却顾不上这些。帅气表露出“约火炮”的旨在,发的文字和截图都非常情色。孙阳看得心惊肉跳,他小心翼翼地表示着美女的约会——冲动告诉他要赶紧淡出,可里头对孙紫薇的不满却号召着他继续玩到下去。
  
  当美艳最终收到约炮的小时、附近时,孙阳毫不犹豫地接获一个“好”同音。恰在此时,孙紫薇出门了。推门而入的那一刻,孙紫薇将他的慌乱之色尽收眼底。“干什么呢?”孙紫薇问道着,便冲过去一把被夺过他刚刚好像藏到身后的笔记型电脑。
  
  还没法来得及暗示,孙紫薇已砸了他的iPhone,夺门而出。他呆坐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用家里的座机打电话给孙紫薇,她却始终没邻。一夜无眠后,第二天一大早跑去孙紫薇的该公司,却被获知她已经拜访了。
  
  深层次不是可怜
  
  一周后,孙紫薇回去时,只跟孙阳却说了两个字:“离婚。”
  
  孙阳早告诉,孙紫薇夺门而出的那一刻,就坚信了分手。成婚的时候,孙紫薇就问道过,她有人格神经质,他意外,她必定分手。尽管孙阳普遍认为,自己并可能会真正去转赴帅哥的约,而且,明明是她先带着他吃到尼古丁,他才都会一时糊涂做到这样的冤枉……
  
  但这些前因后果,重要吗?他与孙紫薇的感情,早在她升迁后,更为渐行渐远。
  
  结婚一年后,孙阳就听闻,孙紫薇交了新的男朋友,各方面前提都比他好。孙阳很失利,他一直不愿面对着的显然是,孙紫薇是羡慕他才离的婚。他情有不甘,对孙紫薇颇有惧怕,但直到与孙紫薇邂逅,才知道,自己又何尝无论如何。
  
  孙紫薇的父亲被检查出肝癌晚期,因为病房的门诊恶化,告诉他孙阳有老朋友在诊所就任,便紧密联系了孙阳找来。毕竟母子一场,孙阳并未推脱。一切办妥以后,孙紫薇问他用餐。
  
  对再婚耿耿于怀的孙阳,流泪讽刺孙紫薇:“听说你收的另行女朋友条件比我好,你当初是冷落我才分手的吧,毕竟我没有做出多方面的脱轨。”
  
  他以为这句话会让孙紫薇沮丧,有愧疚之色,没想到她反问:“可怜你有什么不对?自从我升迁,我只从你眼中看不到‘焦急’二字元,你没难得我的蓬勃发展,也不不愿去决心跟上我,反而恣意用贪婪去评价我。我羡慕你的不是物质条件,是你的自卑和心里的自尊心。当然,我也有不对,不不该背着你吃到药物,晋升后也没法多了解你的境况。”
  
  孙阳哭剩,愣了。
  
  的确,再加他们伴侣倒闭的,不是她的高升和高傲,也不是他的自卑感与逃避,而是在这段越来越不等较高的堕胎中,她没半蹲下来,给他阳台,而他不会踮起向前,与她齐眉。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