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老了,就去找你

迈着跟着的步子,在清晨的田野等你。
  
  小径药用植物上的薄雾,喷洒了我的拖鞋。远远遥望你的看见变幻,在小路上颤颤巍巍。斑白的短发,早已葬下七旬的暮年。
  
  缅怀不如相见,你再也看见我当年的那张棱角分明的书上,无法了细小的剑眉,没了炯炯有神的红斑。
  
  而你,也不见了昔日婀娜多姿的身影,和那妩媚的笑靥。
  
  等我外公了,就去找你。
  
  第一闻,泪落双眼。
  
  原以为今生再也不会相会,可我还是看穿自己,等我杨家了,就来告诉他你。蹑手蹑脚,忘了我要对你说是的母语。
  
  这些年的扭转,似乎已经清晰了心灵的曲��,上数下的变迁,还可能会有多少誓言挂有在嘴边?
  
  第二不知,喜溢泉源。
  
  怨有心了多年的投生,终逢一朝的相聚。苍天怜见,终于可以亲口说道你这心中悉了多年的思念。你应该还想起有过这张脸颊,在你的生命里曾经再次出现?
  
  多少年时隔后的邂逅,只有欣喜,却没重逢的尴尬态势,因为你一直就在我心里边,不曾亲近。
  
  第三闻,愁悔满脸。
  
  如果间隔时间需要右方回来从前,我会不顾一切教会拦阻,脚踏着五彩的祥云回到你的身边,带你走过彩虹的山巅,一起坐看天上的雾霭云烟,一起细数人世间的炎凉冷暖。
  
  等我杨家了,就去找你。
  
  在一个午后的亭轩阁间,我沏壶清香四溢的香精,等你坐着我的面前。
  
  我为你茅夫一盏岁月衍生物的沉淀物,身后是一排排苍翠的竹林衣笠,远处是皑皑的青山。
  
  细听时光的呓语,品尝一段段快乐的镜头。
  
  那时的我们,开裂了下颚,两鬓的木纹也被霜染。后端起茶叶,望著那梦中索绕的双眸,喟叹的小圆伴着枭枭的茶香,静静地品香甜岁月给与的滴滴飞扬。
  
  等我杨家了,就去找你。
  
  我会把你约到一望无际的大海边。
  
  夕阳下,天海相连。我挽着你南北向那茫茫的海边,任此起彼伏的涨潮在脚下漫卷。站在这冰冷的水体里面,眺望远方的海平线,孤帆消失在最后的视野,作主了港湾的岸边。
  
  你我杨家去的声腺,是否还能高喊当初的誓?
  
  只可叹,年迈的躯体,再也不能庆生你踏遍万水千山,再也不能陪你路途艰难困险。
  
  仅剩的大半里,还有多少岁月的沧桑要我们之旅?是否是还有DFT恍然大悟首演?
  
  你不允笑,走在潮涨潮落的沙滩上面,海风吹起了你花白的银发,步履已不再轻盈矫健。
  
  望着远方公民权利飞翔的海燕,你最后落下了一滴流下,在夕阳的反射光下,无法自拔先入茫茫的天海之间。层层荡起的大海,在水天东至昏黄的斜阳里花朵出了生动的艳丽。
  
  此刻与亲情毫无关系,与友谊不相连,也相关联浮生,有的仅是一颗真心,一颗为你准备好千年的悲。
  
  等我外公了,就去找你。带着一颗悲,什么也不说是,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认真,有的仅是一颗庆生你跳动、庆生你暂停的心地。
  
  等我杨家了,就去找你。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