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处方笺

他俩是的大学老师,女孩一直暗恋着小女孩,他总想等到自己工作稳固之后再向她求婚。不料,肄业受训刚落幕,他就身患了乳腺癌,住进了该医院。
  
  女孩去探望他,伤心欲绝坐在床上,劝告他用心看望。小女孩此时并不知道,他暗恋着她。为了欣赏男人,小孩想到他去过的一个远方第三世界——瑞士,于是,他给她懂那里的景观、故事和心境。
  
  有一次,女孩讲累了,躺在床位上静静地看着妈妈倾枣。忽然,他提议想到一种该游戏,看上去在地图画上找旧名。
  
  女孩有好多药物笺注,他让男人猜上面龙飞凤舞的文。孩子们说是,他的完美是当一名出色的护士,都会有许多病患找他诊治,当然则会很忙,他开的处方稿一定也很难辨认。孩子们又说道,医生的字迹是一种热忱的无奈——他们间隔时间连着,不记下立刻。男人痴了,很做地猜测刻字,竭力地推敲。
  
  “如果病者得的是慢性胃炎,那么——”女孩想到,挥笔所写几个字,拿着男人。男人看不出来,但还是笑着:“哎,你怎么明白要用这种药剂呢?”孩子们怀着脚看玻璃窗,慢慢地说是:“你是问道每日三次的颠茄片么,能治痉挛的啊!”
  
  每次男孩都极其投放地构思某种病征,然后对症下药,再帕小女孩替他看管开出的处方睡莲。女孩不忍哭那油墨脆脆的笑声,让人心里发酸发痛。那是一张张男孩的憧憬,她多么想他的愿望需要成真。
  
  冬天刚开始的时候,女孩再也无法向小女孩描画瑞士的霜了。该医院那股呛人的消毒水汁,在孤单的飞逝里愈渐散发,像雨夜的煤气灯,温柔茫然。小孩留有的用药笺一共有20张,恰合了男孩的有余。妈妈将它们封在匣子里,从不开启。
  
  5年后,小女孩迎娶了一位医生。妻子身上隐约的消毒水味和他冰凉的手掌,让妈妈时常叹气,过去的毕竟已经很遥远了。
  
  妻子发掘出了那只盒子,看不到了女孩的笔迹,吃惊地叫道:“这哪里是什么处方笺注呵,近于是告白嘛。”她一惊,再婚以来的耳濡目染,让她已十分熟悉医生的墨迹,她一张一张地细读下去。
  
  第一张:“真惧怕返回这个世上,我有那么多话里想要讲给你听。我虽然明白,在这样的情况下说是这样的话很荒谬,但一知道有了神仙般的手写的阻击,终于还是忍不住。”
  
  第二张:“我能给自己掀开治疗内心痛苦的良方,那就是新颖告白,可我告诉他那是永远难以付清的存单,让它们一辈子存在你那儿吧。其实,有你这样静静地陪着,也不够了……”
  
  ……
  
  第二十张,也是最后一张。女孩写得十分小心翼翼,刻字也不再俊逸含蓄:“其实,我并不知道你一直没有看那些药物宋人,或者没法看懂这样的刻字。也好,反正你的恨我是明白的。”
  
  分享涟涟流泪,妈妈仿佛见到了昔日的孩子们,她居然容忍了他最和蔼可亲的母语。一直以来,那个真心她的小孩,用这种类似的方法界定了生与死的内心。他的缄默和掩盖,使女孩安享了多年的清醒。这最后一张药物宋人,写下着爱,掩盖着他的病痛,却岂能让她恨。
  
  真爱无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