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是荆棘,新欢是玫瑰

林莫第一次在我面前高喊显现出“放心”这个取名时,尽管我更早有等待,可还是流泪心惊。他深知语失,道了禀。我淡然一大笑,做不在意的看上去,然而那个名称却熟记于心。
  
  只是,没想到之后他常常把我称做放心,虽然心地有不快,却一直隐忍着,只因我爱他。以后那次缠绵,他的语误让我再也无法忍受,一把将他坠下枕头,离去习惯,跌落门内而去。
  
  他匆忙之间平出来抱着我,说是,别前行,苏然,给我时间消逝……这是他第一次跟我谈起那个叫“放心”的男女。
  
  他们邂逅了8年。她穷困优越,他总是不简单。他一直决心做起,希望不大贡献,给她好的未来。可事与愿违,至今他仍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设计。她怠惰了急于的等待,终于决然起身,嫁作他人妇,享有荣华。
  
  这屋子里的一切都是按她的爱好设计的,还有这些工艺品也是她亲手选取的,那时他们差一点就再婚了。
  
  女孩的本质没错,第六感曾说道我这里一定有女孩生活过。如我和林莫这样奔三的大龄男女之间,哪个心中并未前恨回忆,无法一两个珍藏了又珍藏、不舍唤出的英文名字。可那仅是一种潜意识,而且会越走越远,一直遗忘未见。但急切却像咬破林莫心里的荆棘,痛苦不堪地痛苦着他。
  
  忽然难过自己不乾隆年间过往地随意交付,时至今日,我又能如何?
  
  与林莫结识在一次商业茶会上。觥筹交错,人声喧哗。林莫干净的面容、淡淡的眼神,让人感觉到舒服。瞬间,欢喜如水后,走上了他的车上。我们直奔郊外,躺在草地上看了半晚星星。临分手时,他却说,苏然,你的鼻子是今晚我看不到的夜空的星星,以后我们能只能再见面。我碧水,如梦般给他认真了一个打电话的双手。
  
  如我所只想,林莫是个个性保守懂体贴的女人,我们很快面临了爱恋。他知道我上次情感结束已经3年了,一直并未遇到暗恋的女孩,那晚碰上我竟真的似曾相识,便斗胆相邀了。我却说,别谈过去,过去是无法把握的,我只要相守快乐的未来就可以了。
  
  现在没用,抹掉过往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林莫一直顾忌着自己,直到我们同居后,他才没隐瞒地显现出来对过去的友情。他拜托我给他间隔时间,可是那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无法消逝,那我们怎么确实有新的开始呢?
  
  环顾这所院子,用心的只不过无处不在:他们缠绵过的大床,相拥看星星的阳台,厨房里,她挽起长发为他好好午餐遗失的余温……隐喻到的一幕幕让我几近吸入,忘了不如就此分手吧,我仗不过他放在心上的这个女孩。然而泪流过,悲又有愤,凭什么,默默等来的金玉良缘说放就不放,与其再去寻寻觅觅,遥遥无期,不如将眼前人技术改造,将那个男人全盘从他心里杀掉。
  
  一次深情后,我躺在林莫怀里,装作不经意地丢下窗框说道,亲爱的,白色让人感受太排斥了,我喜欢粉红色的,我们换成好不好?他还无法自拔在刚才的情爱中,拨给着我贴纸在额头的脸上说是,随你吧。把床也换掉好不好?他嗯了一声,只要可不我,换什么都行。
  
  只小花了一天的星期,从地板到床上,再到衣橱,只不过替换成了新的。林莫回来,淡然一疯,轻吻我的额头,说,苏然,我爱你的普里。我的恨瞬间尘埃落定,不管怎样,我看着了他与昨天道别的决心。
  
  接下来换沙发,换餐具。为了减省生产成本,我跟闺蜜们完成了换物,把安心的仿佛一一去除,张贴上自己真爱的页面。对于我不动声色地更新换代,聪慧如林莫怎能不明白,但心照不宣,他任由我折腾,这说明了他也是真心我的吧。
  
  翻修完家里,我又把眼前对准了林莫的衣橱,将一袋子的正装,用我的私有新歌挤压到了旁边。林莫渐渐接受我为他做到的每一次选取,我苦心地照顾着关于他的一切,小心翼翼地不打破这份包容,也仔仔细细地寻觅不太可能写明的痕迹。
  
  林莫偶尔还则会激发那个取名,我忽略不计,因为我曾问道,要真正记起一个人,必须7年的时间,7年的间隔时间才能让全身里的每一个细胞内都更新。我真心林莫,我不愿等,等他的焕然一新,等他考虑到我的各不相同。急切讨厌高约直发,我就把长发烫成了黑发。急切让他教养了喝咖啡吃掉蔬菜沙拉的常常,我让茶和厨师替换了饮品和蔬菜沙拉。为此,我不甘在厨房里经受烟火熏烤,为他做到一道道甘甜的饭菜。在这些饭菜的孕育下,他动长相了些,越发有型有款。一次他晚归,我在客厅为他热饭,他过来从身后握住我,将脸掩埋在我的发间,许久才说,她从不愿为我下厨,不让灯光熏了容颜。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问他回想急切的不是。他却说他偏爱这样的人间烟火夏天,无趣幸福。
  
  又一个春天到来的时候,我开始策划我们的舞会。然而,一天夜里醒来时,身边却没了林莫的深爱。我悄悄坐下,不见卧室烟尘缭绕。可他从不吸烟者,仔细观察看,是安心残存的女士香烟。
  
  他浮现看着我,慌忙地想欺骗。我坚持下去流泪,问道不想烟就滚吧,抽完早点歇息。他很快留在睡,从身后拥住我,却说对不起。原来,这天是他们相恋的夏天,看不到居民区里初夏的紫丁香,他不禁回忆起急切,这是她寂寞的兰花,则会卖这里的院子也是因为居民区里种满了丁香大树。
  
  他喃喃的回忆起划落我心头的悲痛。我那么努力了,却还不必仅仅将他的悲拉大我。丁香年年会开,我何以掩盖他的回想?换房的下定决心瞬间在梦境里飞舞。都说是睹物思人,那么看到,是不是可以心不烦了?
  
  可是,换房谈何容易,毕竟这不同于换套家具那么简便。既然没能力另外购房,那么能不必像上述换家具那样同别人互相交换呢?那些天我如同着了妖,心心念念都是换房。
  
  说来也珠,住在另外街区的外甥女的儿子念书了高中,的学校就在林莫家附近。外孙女为了照顾妻子念书,想在这边买套房子,佩我帮提醒。我一听动再上了心机。外孙女的小屋刚买了几年,面积和林莫的差不多,而且那边离我和林莫的其单位很近,两个人下班都便捷。
  
  我带林莫去堂妹家见面,特意分领他参观了那套小屋,说实话院子比林莫的稍大一点,翻新绝不比他的更差。我事先征询了侄女的观点,堂姐求之不得,问道这样还省下了买房子的钱。
  
  离开家,我表示感谢地和林莫谈了一次,问道他有没有一心和我再婚,他说道当然。我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一了百了,搬出这套装有他旧爱的房子,开始新生活。他哭后孤独了好久,说是要考虑一下。
  
  那几天,我没去找,想给林莫一个零碎理解的内部空间。几天后,他打电话,却说重新考虑好了,同意换房。搬的时候,林莫悄悄地把珍藏着放心气息的小物件获得楼下橱柜烧毁了。我不禁落了啼,为了拔除那一根刺入心底的荆棘,我们都用尽了拼命。
  
  那天夜里,我们紧紧地依偎着,他对我耳语,苏然,我曾经以为这辈子一定会再有爱情,你绑住了我心里的荆棘,种下了金色,你才是我最美的花朵……
  
  所谓亲情,乃是如此:一个希望给,一个希望倍受,如此便相近了人生。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