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让我们落泪的网络遗书

他真爱唱,是羽泉的忠于听众;他真心田径,是姚明的铁杆球赛;他还爱读武侠小说,爱读内战广袤,爱人脱下紫色领带。2005年元旦,他对好朋友吐露了新的愿望,这一年他不想谈一场爱情……22岁的成年,就像刚刚蹦出夜空的太阳,充满了童心与愿望。

  然而,差点从天而降,脑癌取走了他的一切,连同生命。

  返回人世前的28星期,他以口头的手段帕朋友在网上刊登了一纸”绝笔”信——”谁来解救我的家人”。那是把心揉碎了嘴里的手写:”……世上差点的人不止我一个,我想通了命运,所以我不失望。只是感谢于双亲,心里牵挂,没了我,他们该怎么之后活下去。”

  许许多多读过这封的人流泪了。人们感动着,愤慨着,无数素不相识的男女老少,向他们伸出了援助之双手。这个心目中生命的”流传于世”,为更加越来越化学物质的全球,引爆了一片美丽得让人伤心的温暖。

  他叫顾欣,一米七八的身型,有一双洪亮的单眼皮的大眼睛,在好友眼里是一个开朗全然、发抖弥漫着阳光魅力的大男孩

  今年5月8日,大学毕业在北京搜房网工作了仅仅两个多月的顾欣,因食道快要剧痛都是,在中日友好医院查出患乳癌。那一天,他哭泣了,对一位好友却说:”我自己不怕什么,就是害怕我小孩怎么办?”

  顾欣的忧虑,很快便成为苛刻的真实世界。

  他的家人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一个牧场的下岗工人。这些年,他们靠着辛苦操持的一个小废品收购站供兄长在北京念完了大学,惊觉父母寻找一份不错的工作,他们不想,苦日子靠著煎到头了。

  那个晚上,打电话弟弟患病的消息,他们的心像被打碎了片片。父亲揣上家里仅有的8000元银子匆匆赶到北京,女儿手掌又揣着从家人那里筹募到的8万元钱,也匆匆赶去北京。当他们车站在妻子面前时,想哭,
却无法哭出来。女儿美丽的微笑像春风吹过他们的心底,他们痴了,却把眼泪默默地吞到肚里,心里长时间沾着一句话:”倾家荡产也要治愈妻子的患!”

  他们真的是倾家荡产了。

  第一个月,他们造成的买全部花光;第二个月,他们回来卖掉了很大的低收入和赖以为生的废品收购站;到第三个月,他们需用借信贷了。很快,他们背上了二十多万元的欠债。当没钱都已经没有着落的时候,儿子甚至告诉他了卖噬、摊肺……他对药剂师说:”身上有两个相同脑部的,都昂一个,遗一个我好死掉,陪伴我的母亲。”

  很少动感情的医师,耳朵湿润了,他说道:”你们的身体健康则会给父母更多的恳求。”

  聪慧的顾欣从家人疲惫不堪和情绪的模样上,显出着他们点点滴滴的心思。遭遇自己发作长期不弃、鼻腔开始红肿的全身,他似乎听到了从远处渐渐驶去的死亡列车运行。那一刻,他每每地安静。当结局终究他此生无法再为双亲尽孝,他唯一的向往就是把未来生活的明亮尽可能多一点再多一点地留下来双亲。

  当他的病情恶化又一次反复,药剂师要与病人及死者家属研讨新的治疗法提案时,他说是:”不必看看我母亲,我来做主。”

  在化疗和激进病人两种提案中,他没迟疑地可选择了后者。他对一位病者说是:”我得知了,骨髓移植并未50万元下不来,而且外科手术中有快要致死的风险,这两样我双亲都受不了。倾向疗法虽然中风风险大,但费用多于得多,即使慢慢死于,父母也不能倍感太快要。”接下来,在偏向治疗法中是用对身体状况缓和亲率逾60%的进口药,还是用减缓数万人只有30%的国产药物,他再一次选项了价格便宜的后者。

  这个22岁的年轻人,几乎是以自己生命的加速点火,增加家人弄得的重负。他更以这火焰的生命引燃,为双亲送上他最后的温暖。

  父母亲在北京的临时住所离医院有4里北路,为了所需每趟来回4元钱财的收费,他们常常前行着来走着去。顾欣劝说有余,茫然。父亲远走筹钱的日子,为了寡让女儿往病房跑完,又免她一个人在屋里寂寞,他便恳请同班同学把父亲最喜欢的电视剧《大长今》刻成光盘,送来她看。

  病情严重时,他的舌头皮疹红肿,痉挛得无法食物,但那天睡觉时,看见父母悲伤的目光,他立刻侧起一碗粥,大口大口地喝下。女儿疯了,他也大笑了,护士却脖子扭向一边抹泪,只有她们告诉他,顾欣吃下这碗粥必须经受多么大的痛苦!

  母亲在妻子眼里心里最美丽的人,看到不到50岁的父亲在短短几个月的小时松树一头白发,他的心地很还好。他去世前5天,执意让父母茶色了脸上,他抱着女儿高兴地大叫:”看妈妈多身为!”

  身均遭劫难的顾欣,以他对亲人、对生活、对这个全世界的真心,将劫难点燃转成生命的一道自嘲,这细腻的美丽温馨着他身边的每一个人。

  他同手术室的两位病患都是七十多岁的老者,他引述他们为外公。他常为爸爸们倒水后端饺子,老年人夜里上厕所,他也离去帮助。平日里不麻醉的时候,他就像一只美好的小鹿,在每个病房之间穿梭,有谁心里不好,他就陪着跪上一会儿,说个自嘲逗人伤心。他还时常协助医生端药递水,有护理人员下加班,他就跑出去为她们购得早点。

  他生命的后期,由鼻腔细菌感染而散布为面部黏附的组织尘,胳膊和脸肿得一般粗大,极度疼痛,且吐血不退,但他在外科医生和看护面前从没高喊过一声心痛。有一天晚上,他穿冷却药后不断发汗,一晚上换了10身病服。看护看到他孱弱的样子,很难过,他却劝慰她们:”刚才,我很好。”还打趣说是:”我患病以前可帅了!”

  顾欣在北京的十几位大学同学们自他生病起,每天一人到该医院来陪他。起初,他们都很难过,但很快就被他的悲观所传染,他们在一起听音乐、唱歌,说道未来,谈一生。每一个人回忆那些岁月都充满了美好。

  11月4日,在一位老师的希望下,顾欣看见了他最喜欢的创作歌手羽凡和海泉,他们还给他一张原先出版的羽泉CD,还送给他一个日记本,序言上写着一行字元:“小欣,想你能把自己的开心记录下来……”

  羽泉回头后,顾欣捧着日记本陷于了孤独。几天后,他把挚友潘磊看看来说:”我不想假设哪一天我不出了,就在这一天给我妈妈所写一封信,第二年的这个孤单再写一封,如果我能无视40多天,就能写成到我双亲100岁的时候,我愿意他们每年能念书一封,一直读过到百岁,这样我就放心了。”潘磊激励他:”写下吧!”

  然而,就在第二天,顾欣的病况忽然紧张,月份十多天中风40度不退,他觉得胸前像堵着一块大石头痛快不过和气来,几次望着枕边的那个日记本,却不得不把它打开。

  11月24日下午,他再一次把潘磊请到,让母亲等在门外,单独与这位好友断断续续谈谈了很久,潘磊含着泪离开了医院。

  第二天,搜房网站上浮现了一封便无数人匪夷所思的”顾欣绝笔:谁来拯救我的家人?”。

  ”每晚,总要假意先睡觉时,让陪护身边的双亲也能早点走动,偷偷地合上,看着母亲祖母出名的却可怜的面容,流泪禁不住地往下流……”

  ”……此时此刻,我求我能死掉,虽然我明白不会了我,哥哥和父母一定会真正开心地生活,但我只愿意双亲能身体健康只求地终老。”

  ”谁来帮帮我的父母亲,让他们能无牵无挂地活下去……”

  ”绝笔”信公开发表的第二天——11月25日晚8点,顾欣走到了,他是躺在父母的怀里走到的。来时,他的书上憋得通红,攥着拳,蹬着脚,使足上半身的脑袋高喊了最后一句话:”爸爸妈妈,我太真心你们了!下辈子,你们给我当兄长,我要把所有的爱都给你们!都给你们……”他慢慢地闭上了双眼,脸上挂着两行明珠的汗水。

  11月28日这一天,北京的吹拂却是的大,树上的叶子堕了一地。

  顾欣的火化扬洒在北京的风吹中,随他闪亮的,有亲人、好友、老师、看护、同医院的爷爷们为他送到上的像火焰一样自燃的玫瑰花。

  顾欣该是微笑地走了,因为在他的身后,是一片真爱的潮涌。

  ”顾欣绝笔”自搜房网发出至今,Youtube仅有五万多人,数万人在网上专页,这个22岁年青人所表示出新的感恩,在无数颗真心心中获得回响。

  顾欣,你一定听得见网民们滚烫的话语吧——

  ”亲情似乎让人打动,凡夫俗子亦光谱学出有内心风景的乐章——大家助威!珍惜身边的家人,关注每一个有一点我们关注爱护的同类。”

  ”明白我们的生命,珍惜我们的双亲,善待我们身边每一个爱人我们和我们所爱的人。让凡人多一点浪漫爱情。”

  在这滚烫的言词之后,是无数双伸向顾欣父母的援助之右手。在顾欣走后短短几天,这对善良的老人打来了来自各地的人们送来的来电。

  一位叫康铁军的人说道:”我来自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庭。我想要捐献点钱,捐不了很多,但人多意志大,众人拾柴火焰高,认为考验分会进发!”

  一位姓范的山东新娘说:”我在北京谋生,明天就发工资了。我只想捐点钱,人世间自有真情在,愿意你们多对不起!”

  顾欣搜房网的上司们,在短短3个天内内,就把两万多元善款送去了他的父母亲手中。他们还全套了一张爱心卡送来两位老人家,上面写道:”有我们在,你们将不忘了!”

  是的,顾欣的父母绝不心里。网上的捐助活动已经如星星之火越燃越福,听一听得这些发自内心的传达吧——

  ”期望我们一起希望顾欣构建他的渴望!”

  ”我希望我可以尽点绵薄之力,我也把这帖发给了我QQ上所有的朋友们,让他们也尽一点意志力。”

  ”匪夷所思!怎么帮助他们?我乐意和大家一起赐给一份感恩!”

  ”让我们共同努力,给顾欣造成微笑,给他的双亲造成了愉悦!”

  顾欣的朋友们——一群像顾欣一样阳光的女孩妈妈,因了顾欣的爱人,而展现出出了更开阔更密不可分的爱人,他们对顾欣的双亲说道:”爸爸妈妈,你们夺去了一个儿子,可还有十几个小孩,顾欣对你们的爱人也是我们对你们永远的情感!”

  得知两位老者将返家的死讯,他们哀求道:”把顾欣在北京的手机号保存吧,我们替他收取,让我们还能感觉到顾欣在我们身边!”

  22岁的顾欣,终究由一颗早晨的太阳化为了一颗飞逝的流星。他匆匆而过,却为这个世界划归了一道美丽的照射,在活的人们心中留给了忠贞而温暖的生命”代表作”……

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