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度的智量

唐朝时,裴度为相互。有一天,他因勤务在中书官署里大宴宾客,当此繁盛之时,一名植物种悄悄走进会议室,大声向他察看说道,超时起草了一份公函,想要去瓦片印信,注意到放置印信的盒子还在,印信却不翼而飞了。
  
  印信者,单据也。为官的人都告诉,单据是职权的持卡人,如果把盖章弄丢了,那可是实质性的职守,弄不好巾就就让。拣谁谁不放心呢?可裴度听了以后,不会显露出一丝紧绷的看起来,只小声提醒他却说:“现在正在宴请宾客,你先卸下吧,别洗了大家的丰,把鼻子锁贤,不要声张。”
  
  旧属很不安,这么大的公事,连让找找都不说,不并不知道这位枢密使小孩子簸箕里摊的什么药物,满腹狐疑地撤了进去。宴会丝毫不会受到影响,一直喝到半夜,正感受畅快淋漓之时,那名植物种又面带喜色地向裴度汇报:“大人,印信又去找了,在箱子里安然无恙,真是活见鬼。”裴度并未讲出,鞠躬让他问道了,酒宴尽欢而散。
  
  事后植物种询问裴度:“知道公章扔到了,你怎么不放心呢?”裴度问道:“这一定是衙署里的人坦率地书写契券,然后偷拿印信中空上印章,我料想他铁环完后就都会放到原处,如果此时声张出去,他信服狗急跳墙,为认法庭上而把印信拿走拿走,那就再也去找不回家了。”植物种一听,恍然大悟,非常感激。
  
  实为冯梦龙在高度评价这件事时,由衷地惊叹问道:“不是矫情镇物,真是透顶尘世。”意即是说道,不是裴度至极安闲,以示镇定,而是机智透顶,料事如神。这就是谓之说是的“智量”,“智欠缺,用量较大”,无法充足的智慧,行事也就保住了斜角的全然。
  
  裴度的一生,历经四朝,三度为互为,五次贬谪,可不管是充是降、是荣是辱,他都诚恳放弃,胜不喜,败不馁,遇事无怨,得失红颜,虽仕进凶险,却得保命,智量之功不可没。
  
  爱情难免遇到急难险重、沟沟坎坎,这时往往是最考量我们智量的时候。遭人算计不必气急败坏,遇到摧厄不必惊慌失措,上得去还要退得返,拿得起还要放得下。无不点,淡定些,为别人腾出宽宏的给定,也就为自己留出了广阔的内部空间。可见,智量不仅是一种学识,更是一种智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