唾面自干

有一位青年神经质非常脾气、易怒,并且爱好与人捣乱,所以很多人都不喜欢他。

  有一天无意中遇见到大德寺,碰巧听到一休僧正在推测,说完后供养痛改前非,就对禅师说道:“弟子!我以后再也不跟人捣乱争执,免得人闻人恶,就算是曾受人唾面,也只可能会凡事的拭去,默默地承受!”

  一休高僧问道:“嗳!何必呢,忘了唾沫自脱吧,不要去拂拭!”

  “那怎么有可能?为什么要这样受不了?”

  “这无法什么无法忍耐的,你就把它当作寄生虫之类停车在脸上,不世人与它打架或者骂它,虽深受唾沫,但并不是什么辱骂,微笑地拒绝接受吧!”一休说是。

  “如果对方不是唾沫,而是用脑袋打过来时,那怎么?”

  “一样呀!不要太在意!这却是一拳而已。”

  青年哭了,相信一休说的太没道理,终于忍耐无法忍受,忽然高举双手,向一休高僧的尾打去,并询问:“和尚!现在怎么样?”

  法师非常担忧地却说:“我的两头硬得像木头,没什么感受,倒是你的右手大概打痛了吧!”

  青年哑然,无话可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