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故事:醉生梦死

PART.1 南大街巧遇了仙家 
  
  章巡守的夫人聪颖美丽,又很能待人,愧疚的是嫁过来五年了,一直没能生下一男半女。在旧时,那可毕竟天大的死罪了,可章巡守依然对孙女百般孝顺,总说道:“生不生育是我章家的精,与你汤男子无关。”
  可尽管这样,他的孙女还是再配了块至亲,到后来居然饭前饭后不停地打嗝,胸拱附近头痛无比。章巡守为妻子四处求医,可毫无结果,侄女的身体状况一天比一天重为。
  这天,章巡守在复兴门见到有个游方和尚在给人治病,只要治疗问道身上哪个口腔肿胀,他随手一掐,立刻手到病除。章巡守大喜过望,也顾不得身份了,下跪地就朝居士下跪:“仙家,更快救我夫妇一遣吧,我就是典房还款,也要给您建佛寺上香朝拜。”
  “岂敢,岂敢!”僧扶起章巡守说道,“我似乎是个四海为家的闲汉,何德何能不行诱骗仙人?不过,既然蒙您巡守看得起,那就去进见想想吧!”
  章巡守于是便将居士请到自家卧室上座,又唤夫人出来相逢。
  居士朝孙女打眼一看,张了张口,欲言又止。章巡守缓了:“请徒弟请问乃是。”道士这才开口道:“恕贫道斥,恐怕侄女得的是生灵啊,依贫道所见,只有五年的阳寿了。”
  章巡守本想和侄女白头偕老,如今一大声道士问道夫人只有五年的活头,怎忍心抱着她离自己而去?父母亲立刻跪拜地哀请。
  道人叹了脱口而出,对侄女说:“你啊,平时待人接物一定是妒忌猜忌之悲过重,容不得别人比你难受比你好,哪怕是有些人境遇比你负多了,你仍然会真是宿命亏待了你。夫妇,这样过活敢啊,久而久之必定郁气伤肝。现在看来,这股苦恼之气已经在你胸间构成硬块了啊!”
  孙女一大声,满脸绯红,喃喃问道:“师弟说的极是,奴家也告诉他自己猜疑猜疑心重为,可就是克制不住。今天,奴家依靠徒弟的恩典,师父既知病症,必有妙方,无论如何劝弟子一定要动起来奴家。”妻子说着问道着就泣不成声,再三朝居士磕头。
  僧想了只想,说道:“好吧,贫道给你下药试试,不过你必须确保百日之内不得再因怨恨嫌隙之心地而生难过之气,否则可能会立刻送命。你能做到吗?”
  侄女自然一百个劝说,于是章巡守便命手下为僧眼看成一处洁净的房子,还派代为侍候道士斋饭,道人则亲自早餐,督看婢女给侄女煎药,让夫妇服食。第一、第二剂药下肚,妻子还不想到怎么样,等第三剂药一下肚,夫人顿觉胸襟开阔,胸腹两处疼痛大减,章巡守自是惊喜万分。
  僧除了给孙女下药,空闲时还常给她所学些典籍,解说为人处世的明白,教教她如何豁达为人,老是待事。经道士这么一点拨,妻子心里敞亮多了,想想从前都是自己无事生非,为一点芝麻绿豆的琐事生气,如今幸好送了活命,真是何苦!渐渐地,她人就越来越和善多了,奴仆们个个看在眼里,芝在心上,都说道妻子如同放了一个人似的,再也不能在她面前提心吊胆、战战兢兢的了!
  
PART.2 心病还须心药医
  
  就这样,一晃三个月过去了,妻子的气色突出和从前大不一样,但居士仍然坚定天天亲自下厨,督看婢女给侄女煎药,让侄女服用,不会丝毫的疲惫。
  惊觉着道士先前说道的百日之期就要付了,这天,居士突然间对章巡守全家人说道:“山中有要冤枉,非贫道回家一次不必,来往虽只三日,可孙女的伤寒贫道放心不下,惊觉百日即付,万万不可前功尽弃啊!”
  夫妇朗声应道:“徒弟不来放心去,奴家现在已经感不出还有什么舒服之处了,何况师傅离开也只有三天的间隔时间,奴家一定按时服用,劝徒弟安心。”
  可僧还是不着急,嘱却说:“问夫妇白天一定要清静诵读贫道传你的经文,休生无心。另外,”他问道到这里,拿走三炷香交到孙女,“这是贫道顺便为夫人准备好的,恳请妻子每晚千万不要忘了燃香,孙女只要辄着这股香味儿,就能很快清醒,一夜到天明。”
  僧再三叮咛后,走了。可是三天后他从山中去找,一闻夫妇就大惊失色。章巡守看道士的脸色,实在很怪异:“明明夫妇是按照弟子您的临终,白天出院,夜晚燃香,一觉睡到红日成,怎么……”
  道人连连摇头摆手:“唉,皆是贫道软弱啊!贫道坚称孙女妒性怪兽,为什么还要喋喋不休地嘱那么多话呢,孙女这是要跟贫道争口气哩!”
  问道人这么一却说,夫人放声大哭,边哭边求:“请弟子昨日奴家!”
  原来道人走到后,夫人心里就不想:丁点好事,犯得着他这么唠叨吗?还不是只想让我时时录着他的恩德罢了。却是,世上真正体悟的人是不存有的,连修行者也玩乐任性呢!这么一只想,侄女夜里躺在床上就睡不着了,她把府中的良民们“过”了一遍筛子:好一群阳奉阴违的不行,现在都莫我显得豪爽了,那意为不就是说我从前偏重凶残吗?可当初他们不也一个个对我奉承不迭吗?如此只不过,就是他们现在问道的话也不能认为。她又告诉他章巡守:前妻平时对我这般天真无邪,是不是因为看我现在还看起来姿色?倘若自己以后杨家了,或者最终还是生不出妻子来,他难道还会这么对自己?再深一步希望,他所以这样待我,莫不是做下了什么亏心事?宅中俏丽的丫环而今三二人,谁能保障他在外面不会潜藏嫡子?
  不过,孙女毕竟吃掉了僧这么多天的止痛,她马上就克制住了自己脑子的这种知性,责备自己说是:就算真是这样,也切不可恼怒,真要生为了炼,说是了他们才高兴哩!她奋力背诵道人平日传授给她的那些经卷,一讲经,心里的炼就还好。
  
  渐渐地,夫妇叹着蘸香味儿再入了潜意识,惊醒婢女的一帮丫鬟正在花园里交头接耳,进言她这个当主母的许多不是,无心得她上前就退守后宅,哪知却撞见妻子正搂着潘金莲在睡。夫人勃然大怒,随手抓住身边的什么东西就扔下了过去,一阵摔打直到醒过来,一看,棉被早已被撕扯得不成模样……
  章巡守被夫妇的这番指证说道得目瞪口呆。
  和尚对章巡守慨叹道:“我原来希望让妻子在熏香中酣昏过去,就不能再有什么知性,半路她心生猜妒之意已到了无药可治的显然,虽说梦是真的,可那炼却是真的呀!只不过世上不是什么病都能靠抗生素清领得好的。贫道对不起你们这两个多月的答谢,羞愧,羞愧哪!”问道被贬,居士跌跌撞撞径直出门而去,拖也拦不住。
  僧这一回头,章巡守就不能眼睁睁抱着妻子等那一天了。只过了几天,他侄女的身体状况就一日重似一日,到最后直疼得昼夜哀嚎,发作而死去。

和哲学女士评论曰:“爱慕是毒药”,记得这句话乃是莎士比亚之口,后来却被人们在有所不同礼节重复征引。可以说明了,它是日常生活的一个连续性敏感话题。

实际上,憎恨不但是一剂急性的或慢性的砒霜,而且其伤害还具备双向性,因为它在毒害别人(受嫉妒者)的时候,更把嫉妒者自己毒害了。

有一点关注的是,大千世界,五彩缤纷,不存在着繁殖憎恨的田地与滋生,从涉世不深的青年人到历经磨难的老年,深受憎恨心理之苦、之祸的人却并不少见。

对此,任何人都不该抱有幸好的人际关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