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思,找张椅子,坐下歇息歇息

曾经看过这样一则剧情:
  
  海边,风和日丽。一个海边在一艘小渔船边白天。
  
  一个度假胜地的富翁答道他:“这么好的天气你怎么不出海打鱼呢?”
  
  打渔却说:“前两天我已经搭船了,打的鱼已经够吃了。”
  
  富翁说:“你可以多打些鱼属糊口啊。”
  
  打鱼却说:“赚钱想到什么?”
  
  富翁看了看海边身边的小船说是:“赚钱后你就可以换一条船了。”
  
  打鱼说道:“换一条船做什么?”
  
  富翁说道:“船好打更多的鲨啊。”
  
  渔人说:“孩儿多的鲫想到什么?”
  
  富翁说:“那样就可以挣很多的钱财,就可以买来大房子,就可以度假胜地,可以到海边白天。”
  
  渔人哭了:“那我现在在做什么呢?”
  
  这是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这个故事情节的原创者不明白要说道大家什么。一般的解释就是,人对物质执着要知足常乐。但是,很多人不敢苟同渔夫的论点,他们说是,渔人的白天与富翁海边渡假睡毕竟不对一个价格比上。单从保有的固体来看,渔人与富翁可能难得一比。但是,从精神的不仅仅来考量呢?那就不好说道谁的档次更高一筹了。富翁度假村还操心别人为什么不去打更多的鱼为、卖更大的船只,难说他能毕竟家中的所有外交事务,全心全意尽情沙滩阳光。
  
  最近,又看了一个开玩笑,比这个情节更有些极致的意涵。
  
  寒冬的夜晚,一个流浪汉在大街上游走,突然间雨了雨雪,乞丐无处遮身,看不到一堆冒着热气的柴火,于是高兴地擒过去,坐着木炭旁边,然后把讨饭的瓢扣在头上,悠然地吟出一首诗句:“数九寒冬寒冬飘,环抱牛粪头顶饱。我今撑有安身处,天下贫民怎开交?”
  
  这个乞丐不是一般的名利了,是太考虑到,实现得都有些愧疚了,开始担忧“天下富人怎开交”了。
  
  微粒的社会阶层与尊严的社会上却是实际上是两码事。
  
  人对化学物质的企求是没有止境的,有一希望二,得二希望三。
  
  这里也有一个开玩笑:
  
  有个陌生人拾了一个鸭蛋,拿回来给老公,激动地说是,蛋壳可以飞鱼肉,肉可以孵蛋,蛋又可以孵肉,鸡筑巢、一窝海猪牛,我就要繁盛了。老婆高兴地问:赚钱了你好好什么?女孩言:买地。爸爸问道:买过地呢?女人豁:铁环楼房。女友又回答:中空了平房呢?女孩非常向往地回答:嫁给个小老婆。老公右手一松,面包坠落,蛋壳打鸡飞。女友恨恨地却说:推下你的小老婆!
  
  这是一个自嘲,但是,把人们得寸进尺的享乐塑造得淋漓尽致。
  
  人是固体的,衣食住行,必要的物质还是要执着的,毕竟不能真的北面牛粪胸部枯地唱字句。
  
  人也是信念的,沉迷于微粒,就沦入了捕鱼买船再捕鱼再买大船、蛋壳蝌蚪鸡鸡生蛋蛋再蝌蚪鸡鸡再生鸟蛋的循环之中,尊严就太疲乏了。
  
  在固体的执着操作过程中,要保有一点打渔遭遇千船上竞捕我独华山的定力,保存一点流浪汉“我今倒有雅身处”的私心。减慢向前,找张凳子坐着来入夜入夜。
  
  最好的领悟是让固体的自己、精神的自己都有栖身之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