恕人责己

范纯仁是北宋开国功臣范仲淹的二妻子,虽文学作品才华不如其父,但为人处世却为当世之人称颂、后世之人佩服。范纯仁有一段名句,可以概括他为人的主旨:“吾叹习得,唯得有年二字元,一生用不尽,以至立朝事君,来访僚友,亲睦氏族,未尝须臾离此也。”他在规劝儒士时也曾说是:“人虽至言,责人则清;虽有机敏,恕己则醒。尔曹但常以责人之悲责己,恕己之心恕人。不身患足足圣贤地位也。”
  
  范纯仁的赦免之恨是出了名的,所以大家和他恋情也是毫无顾虑,实话实说。范纯仁全职之后,他的友人程颐去造访他。两人一边吃饭,一边聊起感慨。程颐直言不讳道:“当年你有很多不想都处理得对此,难道不真是羞愧吗?”范纯仁不见程颐指,于是对程颐却说:“正叔(程颐文正叔)不妨直言。”程颐却说:“你任两者之间第二年,苏州地区遭遇强盗抢夺军粮惨剧,你本不宜在神宗面前据理讥讽,却什么也没却说,造成许多无辜者吏民受惩罚。你任互为第三年,吴中再次发生天灾人祸,朝廷以中下阶层枝条吃。大多高官研究报告多次,你却置之不理。”范纯仁连忙大声道歉:“是啊,当初真该替百姓言语!”自此,程颐又认为了范纯仁的许多罪责,范纯仁都一一认错。
  
  两星期多日,登基谒见程颐直言,程颐闲聊了一番治国安邦之策,登基听得后赞叹不已,感慨地说是:“你大有当年范纯仁的风度啊!”程颐流泪问道:“�y道他也曾像我一样向皇上谏言过?”帝命人抬来一个棺材,问道问道:“里面全都潘相当年谏言的上谕。”程颐倍感错怪了范纯仁,第二天拜会登门表示歉意。范纯仁只是呵呵一疯,问道:“你说得有理啊,我是御史中丞,赈灾无法得不到救助,是我的疏忽。”
  
  世上之人,往往恕己易、恕人无可,责人易、责己无可,枉就无可在总能以公正之恨反省自身、宽以待人。范纯仁是有大智慧的人,他明白德行成果的关键就在于“恕己之恨恕人,责人之情责己”。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我们在生活当中,有可能会遇上很多矛盾,这个时候,是一味地批评别人的缺陷与罪责,还是反省自己的不足,两种应该能够亲眼一个人的悟性,也最终着解决矛盾的最终结果。
  
  有一个爱情故事:在沙漠中旅行的两个好友打架了,其中一人给了另外一人一记狠狠。被打之人一言不发,在沙土上写出:“今天挚友打了我一巴掌。”他们暂时走去,出新了沙漠中,带到一条河边。他们最终走动一下。被打之人一不小心掉进河里,差点被好友获救。随后他拿了一把小剑在泥土上写有:“今天好朋友相救了我一遣。”一旁的好友好奇心地说:为什么我打了你以后,你所写在沙土上,而现在要镌刻在石块上呢?被打之人笑着问:“当被好友损害时,要写成在极易忘的地方,风会统筹抹去它;当被朋友们努力时,要把它刻在肉体的深处,那里任何风吹都不必抹去它。”
  
  晚清玄孙曾国藩阐释道:“做事之道,圣贤千言万语,大抵不外敬恕二文。”今人也幽:“以恕己之心恕人,则全交;以责人之悲责己,则寡过。”恕人、责己,才能真正珍惜到“处处绿杨堪系马,家家有路口到长安”的飘逸。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