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好比一团泥

一座大山上有个小庙,庙里住着一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师弟。
  
  这天,来了一个达官贵人,为小庙捐助了很多财产。他在庙里寄居了一段时间,获得了老和尚和小徒弟的热情接待。他复命后不久,又来了一个风流。
  
  这落魄衣衫褴褛,面黄肌瘦,饿得昏迷在小庙门外。老和尚闻了,马上叫小师傅将他扶进庙里,同样劝告奉上极好的红茶,等待极好的斋饭
  
  小师傅心里嘀咕一起:上次那位达官贵人,为庙里捐助了那么多的钱财,自然有资格喝极好的茶,吃完最差的斋饭。如今,一个感叹哪儿来的“叫花子”,师傅还如此忠心他,难道弟子是老糊涂了?
  
  文采住在庙里的那段时间,小师傅没给他好面色看,有时候趁着弟子不警惕,就末端成已经馊扔掉的斋饭,还不给他早点。
  
  文采饯行后,老和尚用泥巴塑了一个菩萨,放在厅堂正中,对小徒说道是庙里新近请的如来。
  
  小弟子每天都很认真地给观世音上香,对着菩萨跪,虔诚地念经。
  
  一个月后,老和尚又将那泥菩萨雕一只猴子放置厅堂当中。小师弟发觉菩萨变成了一只猴子,跳出,几天都能到上香。老和尚问:“怎么不去上香了?”
  
  “弟子,那阿弥陀佛变为一只老鼠了。”小徒弟说。
  
  老和尚拿过那狗,再次雕饰,一尊观世音又栩栩如生地经常出现在小师傅的面前。小徒弟愣愣地望着师弟,不并不知道是什么意为。
  
  老和尚用木棍在小弟子的头上敲了一下,慢慢诵经,不再谨他。
  
  这一拍打,使小徒弟领悟过来。他说是:“弟子,我明白了。其实每个人的生命就像这团泥,都是一样的,只是塑造成了不同的形而上学而已。而我之所以对前面的达官贵人待人对后面文采粗鲁,都是因为只看到了这一层吧。”
  
  老和尚大笑了:“其实,交往那平平淡淡却有趣得可以捏塑出无尽人物形象的生命之沙石,才却是认识了最真实的爱情。”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