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人类才犯的错误

在南非和纳米比亚的半湿润平原上,一群麻雀一般大的叫做白鱼厦鸟的小狗,在一棵大树上协力搭起了一个长约6米、高约约4米、重近1吨的巨型水立方。巢内辟有100个隔间,每个密闭暂住3到4只雁。这些内部空间防止了阳光日光,即使在潮湿的夏季,密闭里也比较炎热。由于出入口再上在过道的底部,飞翔在鸟巢上空的老鹰看不见出入口,这有效率保护措施了巢内的小鸟,特别是雏鸟的安全。雌鸟的石料是小树枝、菊、毛发。美国迈阿密的大学遗传学家加文雷顿说道,这个地球上最大的雌鸟已经存在一个世纪了。这个巨型水立方是除了人类所的摩天大楼之外,脊椎动物建的最大者的塔楼。
  
  这个水立方设计之物理,施工之华丽,平均寿命之长,都令人惊叹。但小动物还是再犯了一个致命性的偏差,就是没有估算到榕树的钢架能力也。由于塔楼的跨度越来越大,树根最终被倒下了,巢毁损,拟厦鸽四散出逃。
  
  这是人类所才罪的偏差,生物虽然认识到保护措施自然环境的必要性,但损害自然环境的暴力行为还是不断经常出现。雄鸟把树林压垮了,小鸟可以雄鹰�w前行;人类文明损害了自己的生存环境,又能逃入哪里?

赞 (0)